海门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镇妖册 第五百四十五章 逃出生天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9:55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五百四十五章 逃出生天

许行空的状况并不像玄意道人所想象的那么轻松惬意,事实上他这次能顺利逃出生天颇有些侥幸,这其中还需要感谢玄意道人,因为许行空逃命利用的关键道具正是玄意道人的本命灵器。

也正是因为玄意道人最后关头发现了这点,他死的才更加的不甘和憋屈,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反倒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可怜更可悲。

当然真相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虽然许行空确实利用了玄意道人的本命灵器,但是如果换一个人,甚至是玄意道人自己来亲自操作,也未必能像许行空一样顺利的从这个恐怖的人造黑洞中逃逸出来。

许行空顾不得擦拭口鼻乃至眼角留下的鲜血,忍着脑袋里让人痛不欲生的痛楚,连续的施展缩地成寸,慌慌如丧家之犬一样逃的远远的,直到感觉不到那股强烈的吸力,许行空才停留在一个小山顶上喘了口气。

这时许行空才感觉到胸口火辣辣的痛楚,就像是被火焰炙烤了半天一样,吸口气都觉得气管火烧火燎的,不单嘴里一股腥甜味,鼻孔里也一直在向下流淌着鲜血,眼睛所见一片血红,这恐怕是视膜出血的迹象。

尽管许行空一直以来都针对体质的弱项加以补强,但是刚才的恐怖压力还是让许行空身体内的细胞大量破裂死亡,尤其是体内粘膜和体表的毛细血管更是重灾区,内脏估计也受损不轻。

不过许行空虽然看上去很惨,但这并不致命,甚至都不能算是重伤,但元神方面的消耗就比较严重了,自从西南那次战斗之后,许行空还是头一次几乎将精神力彻底消耗一空,此刻他的元神极为虚弱,大脑更是升温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

许行空摸出一个小盒子,将里面的药丸倒出几粒直接扔进嘴里嚼碎了含着,等到完全融化之后,才缓缓的分几次咽下。

然后又摸出另一个盒子,拿出另一个药丸一样吃了,等了一会儿才抬手释放了一个元灵归心术,等到稍稍恢复一些精神,他马上又给自己身边加上了一个咫尺天涯结界,为了保险起见,他甚至将刚才救命的天劫剑也给扔在几米之外。

说起来慢,实际上许行空做好这一切不过是一分钟不到,远处那人造黑洞还处于扩张期,不过扩张的速度明显减慢了,不久之后,这个黑洞应该就会进入收缩期了,看着被黑洞无声无息吞没的山林土石,许行空表情很是复杂。

片刻之后,许行空将视线转向另一个方向,几个强烈的元灵光晕正快速的靠近,眨眼间处玄道士的老脸就进入了许行空的视线,许行空略微有些失望,不过随即又自失的笑笑,明明是自己再三嘱咐林晓枫不要过来,自己还瞎期待个什么劲,也许是因为元神受创,心志有些动摇,希望自己最信任的人此刻可以陪在身边吧。

处玄道人惊讶的看着满身被鲜血浸透的许行空,他还是地第一次看到如此狼狈的许行空,虽然他心里有些担心,但是许行空没有开口,处玄道人也不敢主动开口,怕打扰了许行空疗伤,他将视线转向那个开始收缩的黑洞,神色中满是不加掩饰的担忧和惊讶。

“道长,您那边没事吧?”

“林主事和何嫣女士都没问题,其他事情贫道已经处置好了,这边情况似乎有些不大好吧?”

见许行空开口,处玄道人松了口气,但是脸上的神色仍然很严肃,他很清楚,许行空在自己身边布置了咫尺天涯结界,这说明他自身现在的状况并不好,应该处于无法战斗状态,看来这次解决玄意道人真是不轻松啊。

许行空咧嘴笑了笑:

“还好,看到了么,人造黑洞啊!真他么浪费,如果有准备的话,可以获取很多珍贵数据啊,草!”

许行空忍不住爆了几句粗口,他当然不是真的因为错失了获取实验数据而生气,他只是在发泄自己险死还生的闷气罢了。

处玄道人心里暗笑,许行空始终还是年轻人,挺好面子的,对于许行空不肯直接承认自己有些轻敌的事情处玄道人十分理解,当然,他肯定不会说破。

许行空说这话,身上开始不停的闪烁着淡绿色的光晕,这是元灵归心术的法术效果,处玄道人有些不大理解许行空为何要采用这种快速频繁的方式施法,难道这样做的效果更好么。

许行空自然也不会主动解释,他之所以采用这种施法方式,是因为他自己的元神力不从心,所以施法的其实是小路,而小路因为自身原因,精神力跟许行空是共享的,所以她现在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好通过汲取许行空身体细胞内残存的分散精神力来支撑法术,因此每一次的元灵归心术都是迷你型的。

许行空无视小路不停的埋怨,抬眼看向处玄道人说道:

“那是天劫剑,玄意道人还动用了一套据说传自上古的阵旗,还有一个强力的自爆灵器,以及...龙脉分支。”

“嘶!”

处玄道人闻言不由得吸了口冷气,不过他忍住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迟滞了片刻才缓缓走到天劫剑旁将之拾起,左右翻看着开口道:

“怪不得能弄出这么一个恐怖的场面,幸好这里是无人区,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地质构造地带,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这些家伙...这些家伙也太疯狂了!”

许行空玩味的看着处玄道人:

“疯狂么?确实挺疯狂的,对于玄意道人这种行为我是没法理解的,道长您理解么?”

处玄道人一怔,随即看着许行空苦笑道:

“许长老不必试探贫道,贫道跟他并非一路,不过他们的想法贫道的确能理解,毕竟我们的身份地位相差不多。”

“也对,还请道长为在下解惑。”

处玄道人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逐渐加快收缩速度的黑洞,缓缓开口道:

“其实很简单,我们这些老家伙是旧体系的既得利益者,已经习惯了旧的权力体系和社会体系,作为掌权者,我们希望未来的发展都能纳入原本的轨迹跟规则之中,换而言之,也就是纳入我们的掌控之中。”

“可是,以你们的高度和智慧,不可能不知道旧体系已经有些过时了吧?”

“恋栈权位,畏惧改变,这是人之常情,我们也不例外。”

“这么说,您跟他应该是一个立场的才对。”

处玄道人苦笑摇头:

“不,贫道跟他不一样,如果仅仅从贫道的立场看,贫道恐怕也会反对这种变革,但是,贫道还需要对门人子弟负责,还需要对信赖道门组织的所有修行者和势力负责,既然他们愿意接受改变和挑战,那贫道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呢?毕竟,未来始终是属于他们的,而不是我们。”

许行空眯了眯眼睛,轻轻点头道:

“我明白了,那些孤家寡人才是最值得我们警惕的。”

“确实,这个世界总有反对你的人,贫道觉得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太多时间,这次玄意道人的死也许能为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

许行空冷笑:

“希望如此,只是玄意道人未必就真的死了。”

“怎么会?就算是玄意道人也不大可能从那种情况下逃生吧...等等,你说的是...秘法复生?”

“对呀,我猜他应该早有准备,而且从接触中可以确定,他已经确实入魔了,我担心这个句号没那么好画,说不定他复生之后会投向那个麻烦的组织。”

处玄道人眉头皱了皱:

“这事...贫道会通知易学研究会的,他们应该对此事负责。只是想要逼他们处置玄意道人,恐怕许长老这边也需要配合。”

“嘿,这里的事弄得这么大,他们怎么可能不来,来了又怎么可能不找上我,说实话,对易学研究会的那些人我是真的不感冒,道长,要不咱们另起炉灶如何?”

处玄道人尴尬的哈哈一笑道:

“许长老说笑了,易学研究会在道门内的地位不可小视,另起炉灶怕是不行,不过慢慢说服他们应该没问题,虽然易学研究会和守墓者都很保守,但是他们也不会抗拒创新和变革,不然他们早就被扫除了。”

许行空笑了笑:

“也是,他们存在了这么多年,肯定有存在的价值和必然性,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尝试更多的去影响他们,而不是被他们摆布和影响。”

处玄道人想了想,谨慎的点了点头道:

“这个可以斟酌一下。”

许行空顿了顿

,脸上露出一个好奇的神色道:

“道长,刚才说到龙脉,您知道龙脉是怎么回事吧?玄意道人将法阵结合在龙脉分支上,如今又引爆了这个人造黑洞,对龙脉有影响么?对周围的环境有影响么?”

处玄道人露出一个为难的神色,歉意的摇了摇头道:

“关于龙脉贫道不好细说,不过这次爆炸对龙脉肯定会产生影响,也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重要的影响,至于这个影响有多大还需要仔细评估。”

许行空撇了撇嘴,老实说,他对龙脉会产生什么影响,对周边会造成什么后果其实没啥兴趣,他关心的只是龙脉本身。

“啧啧,这龙脉的情报还真是藏得够深呢。”

处玄道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没办法,贫道发过誓,不过贫道可以告诉许长老,龙脉这种东西并不是固定存在的,而是跟周围的所有生命活动有关,反过来,龙脉又会影响周围的所有生命,还有就是...龙脉并非实质,好了,贫道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将来许长老肯定有机会接触这些情报的。”

许行空耸了耸肩道:

“好吧,那我就等着吧。”

处玄道人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贫道也想不到他竟然敢在龙脉上动手脚,不过许长老能从这种绝境全身而退,贫道既庆幸又后怕,同时也万分敬佩,当然,也很好奇,不知许长老可否为贫道解惑?”

许行空知道老道士这是要转移视线,不过他也没打算追着龙脉的事情做文章,遂笑了笑道:

“说起来,这还真要感谢玄意道人,以及他贡献的这把天劫剑!”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评价
郑州银屑病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患者评价
郑州银屑病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评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