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离奇的梦

发布时间:2019-10-21 19:22:22 编辑:笔名

摘要:梦中的世界是真是假,是也说不清。我们所处的世界究竟有多离奇,多复杂,谁又能说得清呢?

梦中的世界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楚。我们所处的世界究竟有多离奇,多复杂,谁又能说得清呢?

这日,我正在市面上闲逛。突然,人群骚动了起来,大家都大嚷着‘闯王!闯王!’我拉住一个衣衫褴褛的白发老翁好奇地问道:“闯王是谁啊?”那老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视着我:“闯王是百姓们的大救星。他不纳粮,不上税,是专为咱穷人打天下的。”说罢便甩脱我的手,随着人流向城门涌去。瞧着那一张张欣喜若狂的面孔,我不禁嘀咕道‘如今这世道草头王多了去了,此君该不会又是个大忽悠吧?’要知道,我这个游方郎中年纪虽不算大,但见过的大将军,大元帅可着不少。他们一个个都有个响亮的名号‘治世王、承天王、永宁王、昌明王、仁徽王、诚平王、顺义王、隆兴王、济德王等等,等等。并且纷纷打出了类似‘吊民伐罪,安邦定国,抚危拯溺,兆谋布德的旗号,可实际上与这昏沉的朝廷也没多大区别。他们既杀官军又掠地方;他们今个受了招安,得了封赏,明个又焚了城郭,竖起了反旗。这般乱哄哄的,也没人说的清楚,这一干活阎王到底是兵还是贼。我心中虽这么想着,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大伙前去一观。

来至前门,但见的道旁排满了迎候的民众。他们俱都挥动手中小旗热情洋溢地喊着:‘闯王!闯王!’那惊人的声势简直可以用地动山摇来形容。我呢,左右四顾,见到的尽是一双双莹莹泪眼。想来也是,苦了这么多年,大伙盼太平真个是心似油煎啊!可候了许久,大道上也未曾瞧的一个人影。就在众人焦躁之时,一名气度不凡的长者来至街心扬声道:“闯王今个到不的了,大伙先回吧。咱明日再与此处集会。”于是乎,大失所望的百姓们纷纷叹息着散去了。

第二日,我患了风寒,一连月余都未曾下床。自己身子骨不得劲,那里还顾得上迎什么闯王。待到将养的差不多了,家里也断了炊,也只得勉力外出采买。这方一出门,便见的民众们又自排在道旁欢声雷动。稍一打听,才晓得原来是新皇要入城了。新皇?那么说闯王要登基了。怪不得这般阵仗。“唉,别瞎说。小心招来祸事。李闯前几日就退出了北京城。而今是吴大帅保着太子爷要继位了。”旁侧的大叔好心提醒道。李闯王兵败了。我一时转不过这弯来。他不是尽收天下之心么?他不是均田免赋么?他不是五年不征么?就在我满心不解之即,远方旌旗招展,烟尘中千军万马滚滚而来。‘吾皇万岁!吾皇万岁!’父老们纷纷俯身叩拜。‘吴大帅忠心社稷啊!这满朝文武也唯独他没有归降闯逆。太子爷仁贤啊!他必能复兴大明,护佑黎庶。’一时间交口称赞之声不绝于耳。听了这些发自肺腑的至诚之言,我心中一阵的发苦。丧乱之即,百姓惶恐无主。逮住个出头鸟便当作救命稻草。但愿这位太子爷能不负众望,成为一代明君。

大救星在民众们的翘首期盼下终于进城了。可万不曾想,来的不是那皇太子朱慈烺,而是杀人放火的鞑子兵。这么说,大明真的亡了?这么说,汉家的江山真的保不住了?顿时,恸哭声响成一片。‘睿亲王至此是来诛杀闯逆的!是来给君父报仇的!这天下,眼看就要太平了!所以,大伙要笑啊!’还是那位长者声情并茂地号召道。听了此言,有些人拭去眼泪,又舒心地笑了。我呢,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便悄悄地走开了。兴许是病体未愈,亦或是心绪不佳,我就觉得这头昏昏沉沉的,这一不留神,脚下绊了一下,就人事不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悠悠醒转。睁开酸涩,困倦的眼皮,面前赫然呈现出两张笑脸。“落花兄,这坠尘汤滋味如何?”其中那个资神奇伟的青袍儒生含笑问道。“你是----沧浪散人?”我凝视半响才迟疑地问道。“看来,道兄历世情深,竟浑然忘了自个的本来面目。”那儒生大有深意地笑道。“本来面目?”经他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恍然大悟。禁不得苦笑道:“仙长,你要参悟那‘无心诀’,却硬拖着我来以身相试,还生生拽来了梅花老祖当这个见证人。岂不知心魔乃是自招,烦恼无有解己。那有以俗心断舍离的?”“小友此话说得好。吾身处在浊世,故迷失染著,无觉无知,这便是所知障啊!”那银发飘洒的梅花老祖不由鼓掌笑道。“老祖您修行日久,见识广博,可有那解脱之法?开悟之道?”我如是问道。那梅花老祖抿了口香茶,缓缓开言道:“依佛陀所说,这要做到净觉虚寂啊,当去贪,忿,妄,诸念,无的颠倒闭塞;无的忧念顾恋,方能断绝疑网,明慧彻。”“说的不错,只不过这大乘法门,又岂是我等微末散仙能深悟的。往往依葫芦画瓢,只会误入歧途,愈陷愈深。”那沧浪散人却神色复杂地感叹道。一时间,我三人俱默然不语了。

回思往事前尘,那么多的爱恨交织;那么多的恩怨纠葛,又岂是一念能除的了的?唉,少不得要退居洞室,拔诸苦痛了。只是这天劫将至,又那待的你从容修这琉璃心境了。‘行经冬夏履春秋,笑看人世心无忧。浮华扰扰终一梦,万般幻像尽成空。’那沧浪散人踌躇半刻竟将那半盏残汤泼在室中的熏炉上。但见的一阵青烟生起,屋宇,器物还有内中的二人俱在浓雾中模糊消散了。

一阵凉风吹过,我一个激灵自竹榻上坐了起来。抬眼明月当空,扭首一汪寒潭,旁侧盛开着一树梅花,枝上还有只小巧的青鸾。我扬头望望皎然的月色,又端起那半壶冷酒不由得凄然一笑,这蜃魇酒还真是奇妙啊。我轻饮了一口,眼神复又变的迷离起来。

共 20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美好离奇的梦,人们渴望闯王带来幸福生活,谁知盼来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这种用梦幻创作手法,的确与众不同,梦与现实就有天壤之别。【编辑:鲁励】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咨询热线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再线咨询

怎么预约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脑梗死怎么预防

急性脑梗死严重吗

脑梗死能恢复吗

新发脑梗死

跌打扭伤能用狮马龙吗

风湿骨痛不能吃什么食物

治老人筋骨疼痛药

风湿骨痛吃什么菜好

灯盏花治什么病

云南灯盏花价格

云南灯盏花种植怎么选地整地

云南种植灯盏花

鲁南欣康可以空腹吃么

冠心病食谱与禁忌

冠心病水肿吃什么药效果好

鲁南欣康片说明书

老年人筋骨疼痛的治疗方法

鼠标手如何按摩缓解

消肿止痛治跌打损伤的药

运动后腰酸背痛腿抽筋

跌打损伤的必备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