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白泽手札 第三十七章 彩衣笛手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0:15 编辑:笔名

白泽手札 第三十七章 彩衣笛手

“库洛洛似乎见过类似的东西,这种源自达努神族的加密地图,但库洛洛实在想不起来了!”妖精一边操作一边嘟囔道。晨曦心里明白,妖精这段记忆指向的应该就是他的前主人,那个海巨人收藏的兽皮地图。只是这段记忆在白泽剔除他的灵魂契约的时候已经随着他前主人的秘密永久消失了。

地图渐渐被勾勒成形,比原来形象了许多,可以看出似乎是一个滨海的位置,但还是无法定位。

“这似乎是……巨人之路,对的没错,是巨人之路,我曾经走过很多次的。弗魔尔海巨人一族巴勒斯城的附近,库洛洛曾经的家。巨人之路曾经是构连爱尔兰和苏格兰的跨海大道,是弗魔尔人最鼎盛的时候修建的,不过早就在几次大战中崩塌掉了!”妖精一边想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看得出这段记忆很久远,耗费了他不少的心神。“巴勒斯城早已经湮没在历史当中了,几千年过去,要找到它是件不容易的事,不过好在巨人之路还有一段遗迹存在着。”

“巨人之路,我听说过这个地方,位于爱尔兰北部的贝尔法斯特,要去那里怕还不太方便。”晨曦不由皱了皱眉头,眼下自己还身处漩涡当中无法自拔呢!

“确实不太方便。因为我们的客人来了,真是一个疯子,做好战斗的准备,还有,记得提醒你的同伴,对方很强。”白泽出言提醒道,声音有些急促。

晨曦起身整理好身边的东西,背起弹药箱就要冲出去,临近门口,又回身看着一脸期待神色的妖精嘱咐道:“库洛洛回图卷,这里太危险了!”

妖精想要说些什么,他的族群在上古也属于建立了自己王国的强力战斗种族之一了,而且随着时间的积淀,他真实的战斗能力可不像看起来这么不堪。但在晨曦心里,妖精被斯普瑞甘一击搞定的情景实在是印象深刻,再加上他所表现出来的生活专精能力,晨曦可不敢让这么一个宝贝“老人家”去冒险。

“如您所愿,我的主人!”白泽根植在妖精灵魂之中的契约还是让他无奈的回归到在他看来有些神秘可怕的画卷空间。

晨曦心情有些沉重,要知道这个敌人在白泽评估看来可是不亚于女巫甚至犹有过之的。自己和格雷特估计连对方一介宠物都对付不了。

“轰……”整个旅社都泛起一层水样的波纹,显然是旅社的防护魔法被轻易的撼动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格雷特也从房间冲出来,身上的装备已经穿戴齐整,手中倒持着两把短刀,显然是害怕近距离遭遇敌人弓弩不太方便。

“身后的尾巴肆无忌惮的进攻了,这次只怕要遭!”晨曦平静的说。“无论如何,先下去看看再说,房子里太危险了,以他这种攻击强度,这里撑不了多久,反而会更加被动!”

格雷特点了点头,两人飞快的向楼道口冲去,却只见手中的钥匙一闪,身形已经出现在了旅社门厅走廊里。胖大婶依旧在不急不缓的摆弄着她的牌组,丝毫没有受到外界能量轰击的影响。

“你们知道么?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人,放着好好的门不走,非要特立独行的表现一下自己的不一样,就像现在这位一样!”大婶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倒是让晨曦紧张的心情舒缓了许多。

“前辈,对不起。我实在没想到他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是我莽撞了,如果这次侥幸不死,损失我会照价赔偿!”晨曦就是傻子也看出这所谓的房东不是普通人了,哪里还敢怠慢。

“冤有头债有主,这世上的道理,向来是谁打碎了东西谁陪。哪有让别人买单的道理。再说,收了主顾的钱,就要保主顾一个平安。出门在外我管不着,但在我家院儿里,就要我说了算。”大婶冷冷的说,不过头依然没有抬,只是随手甩出一张塔罗牌。纸牌飞到一半就化作十只修长的宝剑,组成牢笼将门口一块看似空荡荡的地方笼罩起来。“塔罗奥义,宝剑10,自由的捆缚。感觉怎么样,藏头露尾的老鼠!”

“唉,真是麻烦,本以为手到擒来,制造点混乱之后,悄悄来悄悄走,你好生做你的生意。何必来趟我这趟浑水!”一个身着彩色小丑服装的俊俏男子显露出身形,手中还抱着一只长长的横笛。一副没有睡醒的吊儿郎当的样子。

“若是担不得事儿,我还开的什么门,做的什么买卖……是你?”胖大婶此时也缓缓抬起头来,只是手没有离开牌面,看到彩衣的样子,不由惊呼了一声。

“哈默林的魔鬼?”大婶的声音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别的什么而有些颤抖

白泽手札  第三十七章 彩衣笛手

“咦,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有人记得我,你说,我要不要为此给你一点儿特殊的奖励呢?比如,让你的尸体看起来稍微……完整那么一点儿!”魔笛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笛子向前方轻轻一点,空气中泛起一圈涟漪,以魔笛为中心向四周散射开来。围困的十把晶莹剔透的魔法剑不断的出现裂痕,随后随即变成粉末飘散。

“呵呵,记得……我当然记得。那年你在哈默林干的好大事情,真是让人怎么也无法忘却啊!”大婶浑身都颤抖起来,晨曦终于发现不对,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恐惧,她在压抑自己的愤怒,却因为眼前的敌人而不敢失去理智。愤怒什么呢?肯定不是那所谓的旅社赔偿金?

“哈默林?”晨曦小声的念叨着,“我好像知道这个地方,不过很久很久了?”

“晨曦,那家伙掌握着空间能量?”格雷特插言道,魔笛那一手破除牢笼的表演可是让她吓了一跳,对方要是有这样操纵空间的能耐,自己两个人完全可以引颈就戮了。

“哦,那个啊,是用的音波震荡,只是音波频率比人类可接受的波段高,所以听不出来,也就是超声波震荡而已不是什么空间法术!咦,声波……”晨曦随口回答道,随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我知道这个所谓的魔笛是谁了,还真是一个魔鬼。这次可是真要拼上了!”晨曦思索了一会儿后终于记起眼前这个彩衣,不由紧张到,这家伙的故事可是给自己留下很深的童年阴影啊。

“什么,这家伙很出名么?看起来和个小丑一样啊!”格雷特听说对方只是使用声波后,顿时便安心了许多。

而此时的魔笛,一边向他们这边走,一边愉快的弯腰向大婶施礼道:“我真的很感谢那些始终把我的表演挂在心上的人,所以,我就请你去死好了!”随着猛的起身,一道弯月般的冲击声波像箭一样朝大婶射去。

“小心!”晨曦和格雷特话音未落,一枚刻绘着六芒星的金币就已经出现在大婶身前,声波被六芒星所吞噬,没有留下一丝印记。

“哈默林小镇的吹笛人啊,我找的你好辛苦。二百四十年前,我们吉普赛人的大篷车队被哈默林小镇的居民邀请,参加他们盛大的庆祝典礼,因为不久前有个吹笛人帮他们除去了困扰他们多年的鼠患!”大婶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压抑的愤怒也随之倾泻而出。“可谁知道,因为报酬问题被小镇人耍弄的吹笛人回来了,并用魔笛将小镇130名孩子诱惑到山林深处作为惩罚。这其中,就有属于我们大篷车队的孩子们!”

“你这个让人恶心的混蛋!”大婶身前浮现出一只巨大的车轮,向着魔笛碾压而去。“这个恶心的混蛋竟然把所有孩子的灵魂献祭给了邪神,换取那所谓的永恒青春。”

魔笛有些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车轮,他不在意对方的怨恨,怨恨诅咒他的人多了。但眼前的魔法却让他感觉很怪异,这不同于他以前了解过的任何属性的法术,是一种他从未接触过的奇特元素力量。

“嗡……”一直被横持在手中的长笛终于被吹响。一道道卵形的音波护罩将魔笛严密的防护起来。却丝毫也无法阻挡那滚动的车轮,轮上缠绕着无数的生灵形象,哭号不休,翻转前行,无物可当。

“我那可怜的孩子,她才刚刚五岁。等到镇上找到那130具饿的干瘪的尸体的时候。你知道我身为一个母亲的痛苦和愤怒么,渣滓!”胖大婶双手向前虚推,巨轮便向着魔笛套了下来,将这个有些惊恐的魔鬼套在其中,轮上缠绕的无数魂灵立即想要把他撕扯分裂却都像虚影一样无法抓住他的身体。

“哼……”魔笛突然反应过来,面带不屑的迈步向前。“我倒是什么力量完全无法阻挡,原来是命运之力,看来你还是个灵媒啊!不过,你觉得像我这样满身诅咒的魔鬼,还会有什么命运可言么,这些虚妄的命运早已经对我没有一点儿约束了!我可是个连命运都觉得肮脏的存在啊,哈哈哈……”

果真,看似声势浩大的“塔罗·命运之轮”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他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横穿过来。

“白痴,哪有不受命运影响的存在。你告诉那个灵媒,让她逆转命轮!”白泽的话音淡淡响起。“之所以看起来没有影响,只是因为他的灵魂,早在二百多年前就已经逝去了。他仅剩的一丝执念和躯壳被人利用,成了一个肆无忌惮的魔法傀儡。所以,只要命轮回溯,往昔的命运之线就会崩断!”

青海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西宁整形美容
西宁整形美容费用
西宁整形美容手术
西宁整形美容手术费用